http://achsc.org/mingkexue/731/

有对历史事实的再认识

2018-11-27 01:58

  我有一部用小木匣装着的《金石索》,是石印本,共二十册,金索石索参半。我最后不大喜好这部书,缘由是鲁迅先生的书帐上,没有它。那时我死死认为:鲁迅既然不买《金石索》,而买了《金石苑》,必然是由于它的价值不高。这是很好笑的。后来晓得,鲁迅提到过这部书,对它又有些好感,逐个给它们包装了书皮。“文革”竣事,我曾提着它送给一位老伴侣,请他看着解闷。这是我以己度人,老伴侣也许无闷可解,过了不久,就叫小孩,又给我提回来,说是“看完了”。我只好收起。那时,害怕“四旧”的观念,尚未消弭,人们是不肯收受这种礼品的。

  初进城时,我住在这个大院后面一排斗室里,原是旧房主杂佣所居。旁边是打字室,女打字员日夜不断地工作,不得恬静。我在附近小摊上,买了几本旧书,此中有一部叶昌炽著的《语石》,商务国粹根基丛书版,共两册。

  木刻水印者,有《十竹斋画谱》,已为张的女孩拿去,同时拿去的,还有一部《芥子园画传》(近年印本)。还有一部木刻山川画册,健忘作者名字,系刘姓军阀藏书,已送画家彦涵。现存手下的,还有一部《芥子园画传》,共四集,均系旧本,连续购得。此中梅菊部门,系乾隆年间印刷,价值尤昂。本年春节,大女儿来家,谈起她退休后,偶画小鸟,并带来一张叫我看。我说,画画没有画谱不可,遂把芥子园花鸟之部取出给她,画册系蝴蝶装,亦多年旧物也。大女儿少小刻苦,十六岁收纱厂上班,未得上学读书。她晚年有所快乐喜爱,我心中十分欢快。

  读过孙犁作品的人都晓得,先生的文字往往立论恢弘又妙句迭出,这份乐趣难能宝贵,保举列位喜好孙犁的书友前去 初次收录先生阅读史部书的文字——《中国文化保守是宽大的》一书中读个利落索性。书中字字可见的深刻与动听,都在闪灼着这位爱书大师的魅力,今天继续给列位书友分享先生的金石美术书单~

  还有人叫我站在它的旁边,照过相。能够说,它又赶上好光阴、好命运了,当然,这种好景,也不必然会很长。

  文章书画,虽都称做艺术,其性质实有很大分歧。书法绘画,就其素质来说,属于工艺。即有工才有艺,要点在于习练。当然也要有理论,然其理论,只要内行人,才能体会,门外汉常常不易通晓,罕见方法。我读相关书画之论,只能就其文字,体会其意,不克不及从实践之中,证其当否。陆机《文赋》虽奥妙,我细读尚能理解,因而几多有些写作经验。

  大型的书,我买了一部《金石粹编》。这是一部权势巨子性著作,很出名。鲁迅书帐有之,是原刻本。我买的是扫叶山房石印本,附有《续编》《补编》,四函共三十二册。正编系据原刻缩小,字体不大清晰,通读未便,只能像用东西书,偶尔查阅。续编以下是写印,字比力清晰,读了一遍。

  前人判定书画的书,我买了《江村消夏录》、《庚子消夏记》。后者是写刻本,字体极佳。我还在早市,买了一部《清河书画舫》,有竹人家藏版,木刻本十二册,通读一过。由于未见真迹,只是像读故事一样。还有《生平宏伟》一部,近年影印,未读。

  叶昌炽是清末的一名翰林,放过一任学政,后为别人校书印书。古钱学不久,我又买了他著的《藏书纪事诗》和《缘督庐日志摘钞》,都当真地读了。

  关于汉画石刻,则有《汉代绘画选集》、《陕北东汉画像石刻选集》;还有较早出书的线装《汉画》二册一函,《南陽汉画像汇存》一册、《南陽汉画像集》一册。都是精印本。

  我还买了一些印谱,此中有陈簋斋所藏《玉印》,《手拓古印》;丁、黄、赵名家印谱,《陈师曾印谱,《汉铜印丛》等,大都先后送给了画家和给我刻过印章的人。

  我不会画,却买了不少论画的书,余绍宋辑的《画论丛刊》、《画法要录》,都买了。记录历代

  • 中通防爆电机电器有限公司
  • 防爆空调
  • 地址:南阳市宛城区伏牛南路生态工业园
  • 联系人:朱容君
澳门银河 QQ 250206374 澳门银河 www.dedesos.com
南阳织梦帮公司 www.dedesos.com 版权所有 ?2011-2016
本站模板由 织梦帮 www.dedesos.com 设计制作 更多dedecms模板 访问 www.dedesos.com

网站地图